三个30平方米的棚子,足球大的骰子,20米长的桌子,台前数十男子捏着零钱争先押宝,“主持人”拿着话筒拉人参赌……昨晚,等驾坡西村内上百人公然聚赌,赌注高达100元。

晚8时许,从该村北口一个狭长的小巷走进去,老远就能听见喇叭里传来“来来来,多押多得,押10元赔10元,押100赔100”的喊声。在等驾坡幼儿园隔壁,有一个挨着围墙搭成的30平方米的棚子,棚子的东、西、南三面敞开着,棚子边上摆着拼起来的20余米长的简易桌子,桌上面的格子里写着“东、南、西、北、中、发”等字样,而格子里则放着5元、10元面值的人民币,钱用象棋子压着。台前坐着十余男子,此外还站着数十男子,很多人手里捏着一把零钱,随着“主持人”的号召,将钱扔向不同的格子里。

棚子正中央有一张七八平方米的红地毯,地毯通向一个木板做成的斜坡,一个男子将三枚足球大的包着棉布的骰子从斜坡上滚下,骰子的六个面上分别写着“东、西、南、北、中、发”。桌子里侧坐着六个女子,根据骰子滚动后的结果,赔钱或者收钱。

记者在现场发现,不到10分钟工夫,坐在棚子西南角的一个男子就将手里的60元钱输掉了。而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从口袋掏出3元钱,丢进桌子上的“红中”格子里,“最低5块。”坐在桌子里侧的女子拿起3元钱丢了回去。此时,拿着话筒的女子高着嗓门不停地喊着:“不靠作弊、不靠技巧,纯粹靠手气,所以不用担心,大家都来押啦。”随着她的指挥,三枚骰子每隔30秒滚动一次,接着桌子内侧的女子赔钱或者收钱,一局就这样结束了。

一男子连赢了几把之后,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丢进“东”的格子里,“押多少?”桌子内侧的女子不太确信,便问了问。“100么,手气不错,试试看。”此言一出,围观者纷纷将目光聚过来,结果,三枚骰子滚下来,没有“东”,该男子在瞬间输了100元,灰头土脸地离开了。

据巷子里一小卖部老板讲,这个露天赌场已经存在好几天了,每天傍晚开始,深夜结束。参与赌博的至少有一百人。该老板告诉记者,最近村子里正在过庙会,除了这个赌场外,还有两个在村子南口。顺着老板的指引,记者穿过一条巷子,在南口发现了两个棚子,规模和摆设都和第一个棚子一样,也是足球大的骰子,“主持人”通过话筒鼓动,数十人参赌。“公然聚赌,胆子也太大了”,参赌者多为暂住人口

晚9时许,接到报警后,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等驾坡派出所值班所长王辉文带领当时值班的五名民警赶到等驾坡幼儿园东侧的赌场前。就在民警距离棚子还有十余米的距离时,棚子里的灯熄灭了,棚内棚外的人在黑暗中四处逃窜。民警控制了两个涉嫌聚赌的女子,并要求给赌场供电的房东打开灯,随后将赌场彻底砸烂。而此时,村南头的两个赌场闻讯后也迅速关灯,涉赌者及聚赌者逃离现场。民警将两个涉嫌聚赌的女子带回派出所审查。“公然聚赌,胆子也太大了。”围观群众说,该村的暂住人口较多,人员成分比较复杂,参赌人员大多是暂住人口,其中也不乏村民。

据等驾坡派出所户政所长王辉文介绍,先对两个涉赌女子进行询问,接着将联系该村村委会,找出其他几个租赁场地的聚赌人员。“我们将根据调查情况,对聚赌及涉赌人员进行严肃处理。”同时,也希望知情人士和等驾坡派出所联系,对参赌及聚赌人员进行举报。本报记者佘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