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学校保安和一些教师匆匆赶来,在操场上你追我赶地前去制止正在疯狂地激烈地打斗着的学生。

“拜师?”苏淳风摇摇头:“我对您所说的那些神棍的把戏,不感兴趣,真的。”

中年男子接过来看了下,嗅了嗅,点点头道:“是高手啊,随心所欲,随时随地,一点灵光即是符。”

“不会错。”青年站起来拿着几块小小的纸团,递过去说道:“应该是画完符扔弃掉的。”

人生短短不过百年,奇门江湖纵然是如铁卦仙程瞎子所推算那般,十几年内必然会风起云涌,繁荣兴盛起来。可是身为诡术传人,本身就以大隐隐于乡野市井为生存传承之道,尽可能不涉足江湖以免被人发现。如今王启民更是已近花甲之年,难不成还要走遍全国各地寻找资质优秀的传人吗?

“就在这儿看吧。”苏淳风拽住李志超,走到双杠前一跃而上,坐好后笑道:“看热闹也要有看热闹的觉悟,离得近了小心祸及己身。”

踩踏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苏淳风不急不缓地跟在肖倩身后,看着这位年轻女教师窈窕美丽的倩影……纵然是没什么歪心思,心性成熟的他还是禁不住很是享受地秀色可餐着一路来到了肖倩的办公室。

而最让王启民担心的就是,万一苏淳风拒绝的原因,是他已经被别的术士收做徒弟,所以才会婉拒他的诚意呢?

苏淳风骑着自行车,在狭窄坑洼的街巷中七拐八绕,来到了村边颇为偏僻的一条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