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被孩子和年轻人们喜欢,当然有它的道理。不过,有度,永远应该是一个准则……——白岩松

“孩子对学习一点兴趣也没有,满脑子只想打游戏,对传说中的电竞专业充满向往——如果每天不用学习不用背书,只是打游戏,那该多爽啊!”

↑ 这是我们后台的一条留言。你身边有这样的孩子吗?沉迷游戏又总是抱怨读书苦,一心想着电竞能做网红能赚大钱……

随着电子竞技的规模化和产业化,以电子竞技作为自己职业理想的孩子越来越多,国家也出台了很多支持电竞发展的政策,各地高校更是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

与此同时,“电竞不是网瘾 ”“xx选手年薪百万”“00后选手身价千万”“12岁少年直播游戏月入3万”……这些舆论也影响着三观还未完全形成的孩子们,电竞职业选手从“网瘾少年”的代名词,变成了年少的孩子们向往的职业。

在涉世未深的孩子们眼中,会轻易地把电竞作为“落榜”的退路,学习不好没关系,至少可以去靠打游戏挣钱呀!

电竞圈的元老级人物Sky李晓峰曾说,他收到过很多家长和孩子的私信,有的是孩子自己一心想进入电竞行业,有的是家长不理解不支持,也有的是十多岁的孩子不愿意走上学这条路,想当职业选手但苦于没有门路。▼

李晓峰的观点是:最起码要完成9年的义务教育,为自己将来的继续学习和生活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再去考虑以后。

2019年微博之夜年度人物投票中,我们能发现那些电竞选手的热度,已经可以力压娱乐圈顶流,前十位中有3位电竞大神。

去年,一位16岁的美国高中生凯尔﹒吉尔斯多夫靠打游戏,在《堡垒之夜》的比赛中,一路击败了世界4000多万名选手,个人就挣了300万美元奖金。

在大家还在为学校里的某场考试、某份作业而烦恼时,看到这些年纪和自己相当的人通过打游戏挣钱、不用学习文化知识、辍学后就靠打游戏,最终成为名利双收的职业玩家,达到同龄人无法达到的高度,这样的故事无比诱人。

我16岁,成绩很差,已经玩了5年英雄联盟了,郊区黄金的水平(非常低的段位),现在不想上学,只想打职业。

这个世界上各行各业都是有天才的,画画也好,物理也好,电竞也好,天赋都是一种门槛。

国内985大学每年招生人数近20万人,每年总考生近1000万,也就是说想上985,起码要考到前2%的水平。

而在电竞圈,打游戏打到前2%是远远不够的,就拿英雄联盟的段位分布来说,要想成为顶尖的王者段位,人数仅为0.001%,远远低于985大学的2%。

对大部分人来说,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水平去打职业的话,还不如好好努力学习去考清北交复,可能这样成功的概率还高一些。

其次,当打游戏这种兴趣爱好变成了职业,这样的兴趣就谈不上有多大的乐趣了。

每天要按时参加训练、上课复盘,训练时间往往高达十几个小时,看看电竞职业选手幕后都是怎么说的吧:

“每时每刻都担心被踢走,每天练到凌晨四五点钟,才慢慢跟上了队友的步伐。”

“每天都‘猝死’的,你要去进步,因为你如果不去进步的话,很快就被其他队的人超越了。”

看起来靠打游戏能赚大钱很爽,但就是靠青春吃饭,身体素质逐年下降,很多职业选手打了几年比赛后都疾病缠身。

去年微博之夜排名第一的前职业选手Uzi于今年6月宣布退役,由于常年的压力大、肥胖、饮食不规律、熬夜等原因,患上了糖尿病,今年的他只不过才23岁啊!

南昌有一名叫小新的12岁男孩,他12岁就离开学校开始做游戏直播,很多网友都慕名而来围观,巅峰时期他的月收入达到了3万。

可代价是什么?放弃了学业后,小新每天要从下午四点开始直播到深夜,他才12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

大家关注到的那些“年薪百万”的选手或主播,只不过是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群,其实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的人,每天都在苦苦训练、默默努力,可最后什么也没得到。

原标题:《成为一名电竞选手比考上985更难:电竞从来不是“差生”“贫困生”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