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陪玩”作为电竞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也正在在线新经济中发挥着关键力量。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游戏陪玩”行业标准化、规范化的建立,带动了包括电竞陪练师、电子竞技指导员等新职业的发展,成为新形势下更多灵活就业人群的新选择。

中国社科院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黄楚新表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市场规模持续增长,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其中电竞经济则是数字经济的重要部分,为消费增长潜力创造了新机遇。

脱胎于电竞行业的“游戏陪玩”, 契合电竞爱好者提升游戏水平、寻找同好、赚取收入等需求天然具备快速发展的基因。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超过140亿元,成为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

“电竞及产业链中的陪玩行业,如何能从快速发展转向快速高质量发展,是当下行业和企业们面临的共同问题。”一位电竞行业分析师表示。行业标准的制定,意味着一个行业的规范与成熟。

近年,监管部门就行业暴露的问题着手整顿,行业协会和头部企业也积极参与“游戏陪玩”领域的标准制定中,旨在提升行业门槛,推动专业化、标准化转型。2022年6月,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发布了《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和《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明确了“电子竞技指导员”的具体定义,并将通过专业考核,从思想政治、表达规范、个人认识、时事要闻、法律常识、行业概况、专业技术等方面对从业者进行全方位培养和引导,提升从业人员整体水准和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

专家表示,标准的建立,旨在将原本松散的游戏陪玩行业,整合成具备完善管理体系的电竞指导行业,通过提高门槛、加强培训、落实监管等方式促进优胜劣汰,淘汰不合规的中小平台,起到净化行业、促进行业长远发展的作用。

伴随着行业标准的建立,快速发展的“游戏陪玩”行业,在就业领域的促进作用开始凸显。

电竞作为一个发展迅猛的新兴产业,其平台所能吸附的灵活就业人员数量超乎想象,而电子竞技指导员这样的职业,未来将有望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

2019年,人社部将“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列为新职业。此前,高校也已经开始着手搭建人才培养体系,包括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体育学院等高校,已陆续开设电竞相关专业,部分学校也开始为选手和教练提供再教育的通道可能。同时,企业也积极加入到完善电竞人才培养和后续保障体系中,通过课程共建、搭建实训基地等形式,为行业持续造血。

“标准化规范化的建立,有利于电竞指导员等新兴职业的发展,加快游戏陪玩行业换挡升级,同时积极发挥其在灵活就业领域的‘蓄水池’作用。”上述电竞行业分析师表示,随着人才体系的培养和建立,从业者也将获得更多社会认同,提升社会更多灵活就业的机会。(李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