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形式不断涌现,数字经济飞速发展,近年来,新业态、新模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数字经济正逐渐成为产业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在此过程中,灵活就业也成为越来越多求职者的职业选择之一。

在电竞入亚、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落户上海等一系列破圈事件的作用下,电竞及其周边产业也驶上发展快车道。游戏陪玩,抑或是电竞陪练行业,迎来了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在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监管部门也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行业的发展潜力,及时开展监管,积极推动相关行业标准的出台,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游戏陪玩的标准化、规范化整合势在必行。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有报告指出,90后和00后的灵活就业者占比超过50%,年轻人成为灵活就业群体主力。在他们职业选择的变化背后,有就业观念的改变等因素,一些新职业就是在新业态新模式下产生的。

1996年出生的高欣,在2019年开始接触电竞陪练行业,最初只想挣点零花钱的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一直坚持下来。“我那时候收养流浪猫狗,前前后后收养的有13只。当时,每个月给它们打疫苗、吃饭就要花掉不少钱。”起初,她仅利用业余时间兼职,每个月可以收入1000元左右,后来,原本在外企实习的她干脆干起了全职,月薪也能达到4000-6000元。

在高欣看来,这份职业可以将自己的兴趣和爱好结合,这点让她非常欣喜。“做这个工作我父母、亲戚和好朋友是知道的,他们觉得只要是凭本事吃饭,用正当的职业技能吃饭就没问题,也是支持我的。”

不久前,新华网、人民网分别发文指出电子竞技指导员在促进就业方面有积极正向作用,并在文章中提出要认真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利用新经济新业态,稳住经济大盘,努力实现全年发展目标,助力“稳就业、保就业”目标完成。在此背景下,作为保障灵活就业的重要一环,平台经济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游戏陪玩、电竞陪练行业相关平台,在为社会输出大量灵活就业机会的同时,也享受到了合规发展带来的机遇。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已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08年改为78号),电子竞技已开始走向职业化的发展道路。2019年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包括两个与电竞相关的的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

电竞行业历经多年发展,正逐渐摆脱有色眼镜。而游戏陪玩、电竞陪练行业,作为新兴领域,却仍因行业内各平台发展良莠不齐而遭到诟病。

一边是行业发展的潜力,一边是快速发展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为了让行业健康发展,监管部门和行业组织,开始积极推动这一行业的规范化、标准化建设。

今年6月,在有关政府部门指导和要求下,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发布了《电子竞技指导员管理规范》和《电子竞技指导员服务能级评价导则》。上述标准进一步对电子竞技指导员这一细分群体做了具体定义,即“基于电子竞技及行业相关生态,为提高用户电竞体验感和水平而提供的技战术指导、咨询、竞技陪同体验等服务”。

这两项标准将为行业发展提供更为清晰明确的定义、指引和考核规范,同时通过专业考核,从思想政治、表达规范、个人认识、时事要闻、法律常识、行业概况、专业技术等方面对从业者进行全方位培养和引导,提升从业人员整体水准和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该标准的发布,有望将原本松散的游戏陪玩、电竞陪练行业,整合成具备完善管理体系的电竞指导行业,通过提高门槛、加强培训、落实监管等方式促进优胜劣汰,淘汰不合规的中小平台,起到净化行业、促进行业长远发展的作用。

从去年开始,高欣敏锐地关注到,监管部门开始对这个行业加强监管。尽管自己的收入受到了影响,但她认为,监管有利于行业朝着更加健康、规范的方向发展。“说实话我也会倾向于绿色健康的行业头部平台,因为他们非常重视平台的生态良性建设。”她相信,行业整顿后从业者的形象也将得到更多来自社会的认可。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曾指出,随着数字技术不断进入,以平台作为组织基础的新就业形态正成为我国灵活就业中重要且规模不断扩大的力量。各类数字经济领域的灵活就业,如云客服、人工智能标注师等职业打破了就业时空限制。在此大背景下,电子竞技指导员正是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下产生的新职业。